被嫌弃的败犬的小半生

2021年12月25日 0 Comments

  我是外国人,本文不涉及任何政治与敏感问题

  1

  我是渡边汤姆,男,出生在一个海边的小城市。小时候家里算是富有吧,因为父母结婚时,群马县的一位老亲戚、我老太爹的弟弟寄来了很多美金,在我有人生的第一段记忆时,家里有世界上的一切。

  其他邻居有的家里都有,别人家里没有的也有。虽然都是结婚时置办的,在我开始有记忆能力的时候,家里已经开始衰败了。父亲是个非常败家的人,而且还去发廊,虽然直到现在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

  事实。想来应该是的,因为他从小练习邻国武术,擅长太极、八极、八卦掌,和各种兵器,人长得也坏,想必是肯定有其他女人的

  我人生可以回想起来的第一段记忆,是我跟母亲说了句我出去玩,然后出去到路上找了个男孩砸硬纸牌玩。这段记忆也让我至今仍然在思考人生,在有记忆能力之前,我的性格、行为习惯也已经确定了

  ,那么没有记忆能力时的我,和有记忆能力时的我,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如果一个人突然失忆,他会变成自己原初的本性,还是经历过一些事之后的性格?所以影视作品里都是骗人的吧,现实世界不

  可能有人失忆,失忆就等于变成了一个幼儿吧

  我的父亲是个垃圾,他练一辈子武,打的最多的人是我母亲,从怀孕的时候就按母亲的肚子踢,打的她鼻青脸肿、要躺医院,出生后也是一样,母亲怀抱着我,被父亲打倒在地,胳膊肘摔得重伤,我有

  记忆开始,家里的暴力从来都没有停过,警察叔叔给的唯一建议就是离婚,因为没有其他解决办法,拘留是可以拘留,然而出来后打的只会更重。在那个淳朴的年代,生了孩子还离过婚的女人,根本不

  可能再婚。所以这是一件无解的事。我的父亲打人时就像电影里的小混混,抓住母亲的衣领,按在地上,右手一拳一拳的向母亲的脸上捣去,打到母亲的一边脸从青色变成黑色,打到热心的邻居破门而

  入,来拉架,才可能停止。因为周围没有邻居能打过我父亲,甚至两个大老爷们一起来拉架,都不敢上

  而我小时候和我父亲非常像,尤其是笑容,每当我笑的时候,我母亲都会编造或回忆一个我犯的错误,然后打骂我。从一开始他们一打架(或者说是母亲单方面挨打)我就哭,到最后我选择离开那个场

  景,自己去其他地方玩,反正又打不死

  不过好的一面是,虽然打骂频率高,长期压抑,但是通常出手都很不重,最大的一次失手可能是推了我一波,我撞碎了玻璃,把左手小指关节戳了个疤

  有一天晚上夜里可能是太亮了,突然醒了(我睡觉很死),也可能是什么玄幻的第六感。看到母亲把灯开的雪亮,坐在床边看着我,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其实大概是能猜到的,就是不知道她是想一个

  人脱离苦海,还是要带上我

  我各方面太过像我的父亲,例如系鞋带的方式,正常有三种方式,我天生就会我父亲会的那种,这种系法让我好几年都被母亲打骂,之后我选择了蝴蝶结。

  可悲的是,因为父亲练的太好了,各种奖牌各种证书,我甚至常常会跟朋友炫耀他,真是废物的我啊

  小时候父亲常年消失。有时候实在是母亲找茬太频繁,或者偶尔失了手,我感觉下手有点重了,不高兴了,就会离家出走。家离外公外婆家远,离爷爷奶奶家近,所以一开始我都选择往爷爷奶奶家那边

  走。后来知道奶奶对母亲非常排斥,哪怕生了个大孙子也没有用,据说也是奶奶怂恿父亲殴打母亲。所以我每次往爷爷奶奶家走,回家后都是一片欢声笑语其乐融融,后来学聪明了,才知道应该往哪里

  走

  母亲不高兴的时候(几乎所有时候)就会告诉我世界的黑暗面,人生有多么寂寞如雪,人不应该笑,人不会拥有快乐。当时幼稚的我就信了她的邪。不过其实也并不是母亲的教育让我消极,我可能天生

  就比较软弱,比较多愁善感,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小时候看丑小鸭、卖火柴的小女孩之类的故事,每一次看都哭的稀里哗啦的,然而可怕的是,我小时候幼稚的觉得丑小鸭和卖火柴的小女孩是

  一样的故事,都是过程悲伤,结局幸福。长大后丑小鸭因为一些流行元素的荼毒,反而变成了一个可笑的励志毒鸡汤,卖火柴的小女孩才是让人绝望的故事,直到快要奔三了,我仍然看一次难受一次(

  不要问我为什么难受还去看,抱歉,可能M)

  还有一些凄惨的故事可能就是王二小这种了,当时有他的MV(是的,边唱边有剧情,我觉得真的可以叫MV…)从小就让我对日本没有好感

  后来父母都四十多岁了,也只剩全程吵架、冷战,通常不会再动手,而且我也成长到可以参与家庭斗殴了,父亲想单方面虐打我母亲,也不像小时候那么容易了。虽然直到父亲50岁,24岁的我依然单挑

  打不过父亲,弱小的我….

  大概16岁左右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又非常废物的把母亲扭着脖子摔到地上打,我当时悄咪咪的潜行去厨房拿了菜刀,想想要不要把一切痛苦的根源在今天结束,反正我是未成年人,然后看着他的熊样半

  天,下不去手,我又把刀放回去了

  想想也是啊,我连陌生人都不能下定决心砍死,何况父亲要比陌生人亲密一些,之后我就不瞎想了,也知道自己是个懦夫

  如果母亲只是单纯的虐我,那么其实没有问题,这样的孩子也不是没有。然而出气出完了之后,母亲又会后悔,又内疚,又嘘寒问暖。那时候她又是世界上最好的一批母亲了。之后再反复(不会超出同

  一天)。上一句话还乐呵呵的关心我,下一句可能就准备打骂了

  母亲有困扰一生的严重偏头痛,非常非常的严重,需要靠吃去痛片才能活着,然而陌生的医生开药时候都说,这药吃了一星期就要去医院检查,然而她吃了几十年,大量的吃。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很多人都跟我说过这话,我用自己的小半生去体会,这句话确实是对的,适用任何人

  特别小的时候(被打骂获取的仇恨值还很低时)我看到母亲脆弱的趴在床边吐胆汁,心痛不已,怕母亲出什么意外,当时就是哭

  后来她只要不头疼的时候,就会找茬虐我一下(确实是不教而诛,我觉得用这个字很贴切)之后她头疼的时候,我反而心底有一丝丝的开心,但是就算是6岁的我,也知道这种心情是变态的,所以当时一

  直有负罪感

  她让我成为一个恶魔,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很喜欢非常非常扭曲、非常非常变态的摧毁一些没有生命的美好的东西(对活的我确实下不了手)

  附近有个邻居白血病,我当时天真的、单纯的为那个男孩感到悲伤,一个小孩子,竟然就要死了

  然后母亲一次生气时,说,怎么不是我得白血病,那个孩子真是可惜了

  扭曲了我心中的感情,我之后再听闻那个孩子的消息,感觉到变态的快感,和愧疚

  之后我也偏头痛吐了一次胆汁,然而从此我发现是母亲自己的思想有问题,她急,她生气,所以她偏头痛更严重,更受不了

  我从趴在地上,到吐了胆汁,全程都是笑着的,就算颅压让我感觉脑子要炸了

  然后我还把胆汁咽下去了,确实苦,而且是单纯的苦,比中药要苦

  然而我喝中药就像喝水一样,眉头都不皱的,喝完我还会吧嗒嘴,回味一下

  胆汁味道也还不错,挺好玩的

  可能我口味比较重,人比较无情吧,苦的酸的对我来说没有任何问题,后来为了逗我最爱的女人开心,还表演了干吃芥末

  现在想来那些也不是坏事,我原本小时候以为母亲是精神有些小瑕疵,后来发现很多女孩、女人都是这样反复的奇怪性格。突然高兴突然生气,而我能敏锐的知道该怎么做,该怎么哄。察言观色、见风

  使舵已经成为我的本能,只要顺着就好了,该装死的时候装死,该夸的时候夸,该自黑的时候自黑。跟可能有精神瑕疵的母亲比起来,我遇到的女孩,即使是被其他人评价为“脾气古怪、不好相处”的

  ,对我来说也就像一个几岁小女孩一样好哄。哄女人开心对我来说,就像随便跟一个开朗的大老爷们聊天一样容易,也许童年的遭遇反而会让我受用半生吧

  小时候我觉得每天睡觉要上楼梯,真的好累,楼梯比我小腿都高,在母亲不注意的情况下,我偷偷用手撑着爬,因为省力。

  后来在我10岁那年,群马县亲戚的后人缺钱了,隔着十万八千里把我家告上法庭,说当初给的美金是借的,不是送的,要家里还。而当初说祝贺父亲结婚、送上美金的书信,也因为年代太久远被烧了。

  虽然我并不明白为什么要烧掉,就没有地方可以摆放吗。

  法院判了群马县人胜,家里房子变卖了,什么都没有了,三口人跑去爷爷家里住,爷爷家跑去父亲的弟弟家里住。当时10岁的我,还不太能彻底分析透彻,看着自己的家不再属于自己、搬家的那天晚上

  ,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感觉

  其实童年的事我已经无法想起了,大概是51%的年代久远和49%的不愿意吧,也只记得那种恐惧、焦虑、痛苦,和一些时间的无忧无虑

  我大概9岁开始自己看《卡尔威特的教育》(因为我记得是在搬家前,也就是10岁前看的,而太小的时候,我又觉得我不可能那么成熟吧),然后自己培养自己,希望可以脱离苦海,然后发现我并不会画

  画和乐器,也没有很多天分,感觉自己是个弱者,就放弃了

  很小的时候,喜欢到处跑,到处玩,人比较傻,贵重的玩具,玩到暂时不玩了,我就会扔在一边,因为我不偷东西,我当时单纯的脑海里就觉得别人也不会,所以不防备任何事,当时在那个小区里,被

  各种男孩女孩偷玩具,被打哭,打伤,回家还必须藏着,藏不住又是被母亲一顿打骂,不管谁对谁错,首先打自家孩子

  我的母亲是个绅士。培养了我很多习惯,例如饭店转盘吃饭,你就跟眼面前的随便吃几口就行了,永远不要动手转那个盘子;不要对着桌子打喷嚏、拧鼻涕、咳嗽;要时时刻刻和别人客气,有错先从自

  己身上找。这样才能懂礼貌,受欢迎

  当然长大后发现这是假的,受不受欢迎还是看你爸是不是当地大老板,你长得帅不帅。我认识的所有配叫做富二代的男人,都是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坏习惯,有些其他正常人都无法接受,然而大家还是会

  和他们一起玩耍,去倒贴他们

  只有弱者才需要遵守规矩、懂礼貌;只有弱者才需要主动改变自己去迎合、讨好别人。强者只要做自己就好了,女人和幸福会自然而然的围绕着你

  只要不犯法,又自己开心,不就好了

  说完童年的收获,除了成熟和哄女人开心,不得不提撒谎能力

  这个能力曾经让我引以为傲,因为为了“活下去”、更好的活下去,我直到17岁之前都一直在撒谎,骗父母,骗老师,骗同学,骗自己,骗陌生人。当时我已经达到了连自己都能骗的境界,偶尔有些事

  过去好久,我才突然想起来,根本没有这回事,是我用来骗人的。没有人能识破我的谎言,除了逃课去网吧,身上浓重的烟味,这个我自己也没有办法。凡是能用嘴说,不会被其他证据反驳的,我都能

  撒出一个完美的谎

  然而长大后我觉得撒谎是弱者的行为,虽然我确实是个弱者,但我不想再撒谎了,之后至今,我都没有对所有人撒过谎,偶尔撒谎也会故意让别人知道,即使是令人难过的真相,我也会直接的告诉别人

  ,不会善意的骗他们

  在我大概十年的谎言生涯中,没有人能识破我,发现我是个悲伤的孩子,大家都觉得我是个正常人,是个活宝,是大家的开心果,是个小丑

  但我却能看出来和我一样的小丑男孩,心底是不快乐的

  然而我并不会去触碰他们

  我自己,也特别喜欢让大家开心,可能是出于天生的一点点善良,加上潜意识里觉得,大家快乐了就不会伤害我,我只是个小丑,对大家没有威胁的。所以才变成一个小丑吧

  我没有快乐,但我可以守护大家的快乐

  我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后来发现不可能的,救不了自己的人,也不可能救得了别人,抱着天真的想法,你只能孤独的死在沙滩上。一直想看大家这副表情,这副讥笑我的表情。我就是大家最后的希望

  我小学全部都泡在少儿图书馆里,看各种老师允许看的名著,虽然并不理解内涵,当时也只是看个故事而已。我当时都把呼啸山庄当玄幻小说看的

  神秘岛、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海底两万里、鲁宾逊漂流记,小时候更喜欢看这些,其实也就是当杂书看的,只是披上了“图书馆”的名头

  图书室的下一层是漫画,我有一段时间在里面看风云,和离别钩,虽然并不是太能看懂,因为不全

  我渡边汤姆,从生下来就没有留过一滴眼泪。此人搞笑程度不在我之下

  漫画室的对面是电脑室,这个非常可怕,虽然小时候那里只有梦幻西游和冒险岛,但仍然可以摧毁无数孩子的人生

  少儿图书馆确实不是市图书馆,书也确实有限,多少年过去了,我甚至可以说差不多把整个图书室看完了,因为我看书非常快(举个例子,初二女同学有本<侏儒的悲伤之河>,一上午我就全部看完)

  后来不再去少儿图书馆之前,我甚至连《冷山》都借回家看,虽然发现真的看不懂,也“不好看”

  要说少儿图书馆带给我的收获,应该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其他所有书,另一部分是《可爱的骨头》。前者是因为书读多了,确实跟不读书的人有区别,具体是哪说不上来,反正经常觉得聊天并不

  愉快,就算不买弄,随便说点什么别人也听不懂

  后者就可怕了,我至今无法想像,是哪个坏逼进的这本书?你确定小学生适合看这个吗?当时我第一次知道女孩和男孩不一样,感觉女孩真可怜,真脆弱。从此之后我凡是看到吃亏、悲伤的女孩,就想

  去治疗她们呵护她们。不管她们怎么对我,我都觉得女孩子是弱势群体,她们没有错

  虽然现在这个年代,男孩子也一样会遭遇那些…而且犯罪者性别还依旧相同…

  之后再对我影响最大的书,可能就是那本了。初三入宅看了绝望先生,就跟风看了那本书,可怕的是,感觉20%经历都符合我,甚至性格、思想,几乎完全相同。再甚至别人对我的评价,都相同

  每当绝望的时候我就会看一次,因为我是不可能自杀的,我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世界,爱一草一木,我可以对一盆花草看一上午,可以一个人在半山腰躺在石头上看一整天的风景(上山顶太累了

  ….懒惰的我)所以我敢看,我不怕绝望,哪怕属于我的阿历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绝望的,无情的我

  小学应该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幼儿园倒是跟一个班花(是的,真实班花,应该是大班来着?)表白,然后被她打哭了……小学跟一个漂亮女同桌关系不错,经常调戏她,甚至开一些我现在反而不会开的

  黄色玩笑(不过当时并不知道黄色是什么颜色),至今记得她叫王杨吧,因为我一直叫她补牢来着,都是孩子,不会污人清白、误人感情,所以就不取化名了

  小学的一个语文老师倒是非常优秀,我一辈子都记得他,因为他侧脸是个月牙型的,当时我叫他恶魔猎手,因为让我想起蛋刀(当时只有W3,我不知道那个奇怪形状的武器是啥)

  可惜再怎么优秀的老师,也不可能是上帝,不会知道我的家庭情况,所以我小时候特别能折腾,作业每天都少写,经常被叫家长,然而我被叫家长和别的孩子能一样吗…所以当时挺怨恨的。他教的语文

  ,当时我除了阅读理解会故意搞怪、作文也喜欢搞怪,其他地方都没有扣分的

  这也让我一生都对语文有好感,17岁挂学籍去打工,之后21岁考成高,之间我什么都没学,书没看过一眼,然后语文依然是三位数的成绩,是我数学英语加起来再乘2的分数(我甚至连说“乘”还是“乘

  以”都忘了)

  话说小学结束,应该就已经不是童年了吧?因为初中已经非常可怕了,甚至有一些早孕的恐怖故事,所以我实在无法把初一也算入童年

  父亲是儿子的榜样,所以小时候学了一段时间的武,我觉得这并不适合我,学会了又如何,拍电影吗?学的再好也不过就是能打人而已,真实废物

  他练武,所以我绝对不练;他打女人,所以我以后绝对不会打;他是个轻佻又无知的废物,所以我要稳重

  2

  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彻彻底底的玩了一个暑假,学习的书只看过封面几眼,一点和学习有关的事都没做,然后以200多名的成绩进入一个当地较好初中(其实和另一个也算是并列第一了)的实验班,之

  后开始各种堕落,因为我反而喜欢和普通班的玩,而且我去的初中和我小学不是一个市区,没有任何一个认识的人,所以出于不想被欺负的缘故,就跟几个“扛把子”混了混,天天放学去一小时网吧,

  周日去一天网吧。而且当时的我,在性方面真的幼稚,我当时什么都不懂(对女人的了解仅限于可爱的骨头,和女同学说上厕所,老师一定同意,而男同学就不行)班里的一些很污的男同学,就教我一

  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然而傻傻的我会到处跟别人炫耀(是的,现在回想一下,真的是炫耀的心态,真的好蠢啊),最后老师甚至觉得我是最污的一个,要给我思想教育。然而初一的那个恶毒的女老师确

  实是个垃圾,也是从她开始,我才知道,这个时代,是什么人都可以当老师的,老师并不是神圣的

  因为几乎不再学习,就从200多掉到600多名,初二就从实验班到了普通班(19个班,初一2初二10初三16班,8班之后是普通班)

  从初二开始就是真的堕落了,初二下学期我连续逃了几个月的课,而且是压根没去学校的那种,还好老师给了面子,不然得记大过了

  我记得一些基础性知识(断句自己断)好像就是初二下学期的生物来着,而且到了初二,很多女同学一下子都成熟了,各种方面各种意义上的….因为与我无关,就不去婊些什么了,80后我是不清楚,90

  后和00后这方面没什么区别,甚至00后可能还更好一些

  因为逃课事件把我吓怕了,初三就多多少少安稳了

  初中三年还是得感谢我找的那个“老大”,我初中时候性格非常恶劣,除了戴眼镜+不抽烟+不和女同学发生关系(自行理解),其他和小痞子没有任何区别,也喜欢惹事,那个“老大”也确实靠谱,我

  初中三年没被人打过,现在想想我自己都吃惊,如果给我遇到初中时候的我,我不可能忍住不打,因为真的欠揍

  我至今走路的样子还是痞子走,走路颠簸颠簸的那种,也改不掉了

  初三也算是人生的转折点之一,认识了一个带我入宅的同学,L丶万恶之源(当时并没有什么三次元二次元,就是OTAKU,宅,御宅。也没有肥宅这个说法)

  当时属于二次元早期,“看动画片”是不被任何人理解的,包括同龄人,如果有人敢COS,说不定会被人报警抓起来(当然,直到现在也可以说COS根本从来就没有进入过我国,毕竟从开始就分为了畸形

  圈和天真圈两种,而且天真圈的姑娘们也不断的成长到畸形圈,或者退出)

  当时还属于VCD末期时代,MP4黄金时代,没有智能机,当时L君给了我一麻袋的动画,从高尚的到嘿嘿的,从纯粹的到重口的,我当时就没事在家疯狂的看,也买了小市场的便宜MP4,去点卡店借用电脑

  ,付费下载东西(嗯,老板是个女的,然后桌面上全部都是一些小男孩下的各种奇怪的TXT…什么白金蓝风之类的,白X、XX岂是XXX、蓝天XXXX的XX、风XX少等)

  我不知道是缘分,还是L君的摆放顺序有问题

  我他妈第一张看的是妖精的XX(嗯,不是尾巴,那时候没有)然后是XX女神的女儿们,给我幼小的心灵带来了颠覆性的冲击,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是个猎人(某吧的人,简称猎人)的原因吧

  当时我还不是死宅,所以一开始还嘲笑他,等看的差不多了,我也废了。我当时最喜欢的是蔷薇少女…也是我这个老月厨的第一次入型月坑,当时土狼叫习惯了,现在不知不觉出现了无数的士郎粉丝,

  我反而一不小心就会喊错,然后被喷。他在我心里永远是别人拼死拼活,他天天谈恋爱,最后就赢了的06TV土狼,当然了,其他线还是很好的,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我也不觉得需要为了一些浅度粉丝改

  变什么。你喜欢叫弹丸轮舞、叫斯坦因之门,叫出来别人能听懂就好了,凭什么喷你?这就好像一个主播小名叫二狗子,红了之后,粉丝寄刀片给他爸,警告他爸不许侮辱这个主播一样可笑,可能这就

  是脑残粉吧。可能我这就是傲慢吧

  之后开始玩三国杀,也开始玩贴吧,可惜后来贴吧出了等级制度,还取消了头衔,偌大的先谢郭嘉没有了,然后从OL出山包开始,贴吧涌入大量抱团的智障,会集体喷人,仁王于禁和关羽,贴吧当时主

  流说法是关羽完克仁王禁,我发个帖子说不要脑杀,自己玩了试试好吧,还被多个互相认识的人喷,喷了两页,他们还互相之间打招呼

  怒而弃坑,当然只弃了贴吧,OL还是一直玩的,那段时间突然涌入大量智障,除了我这种老咸鱼,也退了不少大神。

  时代在进步,也不能说这是坏事,没有等级制度、没有奇怪的新人涌入之前,贴吧也不是说是什么好地方,张辽甘宁、211帝、神周瑜血量、郭嘉秒人、二位弃杀偏反、李献计大神,也没有比现在的喷子

  贴吧好到哪里。

  初中浑浑噩噩的就结束了,当时中专吹的天花乱坠,好找工作,大学生毕业就失业什么的,就上了当,发现我中考的成绩在中专里数一数二…真是亏了

  高考的时候,家里拆迁,选择要房子,然后嘛…开发商跑了,嗯,跑了

  别人家拆迁完发财,一套变两套,贫困变中康,小康变中产。我家是平白无故的房子突然没了,嗯,是的,没了,就是单纯的没了,消失了……之后十年了,也没有个说法,最近说可能这几年就盖好了

  ,真的神奇,平白无故的要白白租十年的房子,给十年的租金,我是个法盲,所以有点搞不懂,这种事不应该有什么强制力来保障大家的安全吗?拆迁办当时还把我家狗弄死了,我中考的第一天晚上,

  大半夜的拆迁办过来砸窗户,玻璃片子溅了我一身,然后开发商跑了???喵喵喵???你玩这么多,就是为了杀条狗,砸点玻璃?虽然这是个发生在日本的故事,但是还有些事太过涉及政治,就不提

  了

  反正现在已经死了一群老邻居了,毕竟十年了

  3

  然而去上中专并不亏,因为在中专我认识了我人生最好的两个朋友,都快十年了,大家仍然亲如父子。鬼龙院马克和越前德华

  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主要是为了交朋友)选了动漫专业,当时也刚出这个专业,就报了,开学第一天,我重重拍了拍前排男生的肩膀,说“你好啊”,然后成为了一生的挚友,鬼龙院马克。我就像现

  在动漫、轻小说里的男二一样,就那么一瞬间,大家之后就是快十年的挚友了。

  之前我也从来没有主动找人交朋友的,当时不知道什么鬼,可能真的是缘分

  中专生涯差不多是我学生生涯(如果还配叫学生的话…)最开心的时段了,当时自己也大了,家里也不怎么斗殴了,感觉一切都有希望,我也还年轻,当时我的手中抓住了未来啊!我要让世界感受一下

  我这个太阳的光辉!

  自信要不得,幻想要不得

  我是什么时候产生未来一定非常美好的错觉的,是梁静茹还是崩玉给我的勇气?

  班里有个传奇般的基佬,甚至掰弯了鬼龙院马克,还想攻略越前德华,然而越前德华是完全的异性恋,所以拒绝了他。而鬼龙院马克就不同了…他是个双性恋,所以被基佬勾搭了一下,就沦陷了,两人

  下课在教室里舌吻,我和越前德华被吓到去学校超市假装买东西,对我们古板、保守、落后的心灵,造成了毁灭性的冲击

  鬼龙院马克中一结束就移民澳洲了,越前德华中二(?)也去外地深造画画了,我一个人在班级里,非常无聊,当时在身边所有人都在谈恋爱的诱导下,为了合群,为了证明自己是正常人,不比别人差

  ,就网恋了一个我至今都不知道在地图哪里的女性(抱歉,我不愿意用女孩、姑娘等词语来称呼她),翠花,我当时是第一次“谈恋爱”,她是个老手了,而且是当面交往的老手(突然发现跟网恋、异

  地恋对应的,当地人互相谈的,应该叫什么…..本地恋?),毕竟这个年纪,在环境的影响下,有几个没谈个玩玩的?交友群里,双方都聊了聊,就约好勾搭上了。跟翠花具体谈了多久我也不记得了,

  应该有近半年?因为我不喜欢折腾,就挂学籍出去打工了,因为在学校没钱啊,反正就是等毕业证,不攒钱怎么有以后,怎么有未来?(虽然攒钱的后果是钱有了,老婆没了,之后怒充游戏)

  当时翠花分手了一段时间,心又痒了(或者不只是心?好吧太污了,当我没说)跟我聊着,知道了她的部分故事,我就开始安慰她,当时是我第一次跟异性大量的交流,之前我都不跟女同学主动说话的

  ,所以当时水平应该很差吧,疗伤能力也不强,聊着聊着差不多痊愈了,她突然说要不咱两试试,试试就试试(?),之后就聊的火热,其实吧,虽然我没完全的谈成过,但是想必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毕竟女人还是能接受我的

  然后学籍挂完了,工打了(在熟人那帮忙的,当时16还是17来着),突然有一天翠花跟我说,她的前男友狗剩子来找她了,然后我突然就被甩了

  当时只是愤怒,失望,心里没有一点伤心,当时不理解为什么,现在我也是个老手了,才知道,其实那个年纪,你谈个屁的恋爱啊,玩就是玩,扯什么恋爱呢,我们配吗?周围同学天天聊恋爱话题,说

  着说着就开始编排谁没有对象,所以在环境的逼迫下才找了对象,都不清楚对方的全部,你谈个屁啊,还不就是大家玩玩,交个朋友以上,恋人未满(此恋人指成熟的恋爱中的恋人)的异性贴心朋友,

  还不如组个异性双人学习小组呢,真的不配叫谈恋爱,我甚至都不能跟别人说这是我初恋,因为那只是一个孩子对一个陌生小孩的善意,那不是爱情

  但是她在我人生故事中也是很有地位的,因为两件事

  一件是她是我恋爱冒险物语的第一章,就像是翻三国演义大殿里掉了条蛇、洪太尉手贱、石头炸了、石头下凡了(?)一样,虽然看着极其无聊,但这就是开始啊

  一件是她要我天天打电话给她,然后唱歌,我当时除了音乐课,其他时候都没唱过歌,一开始还很害羞,然而……………之后在KTV上班,我是个麦霸,最高记录一人唱5小时

  她至少发掘了我的唱歌能力,虽然我音域奇窄,标准废物男中音,而且声音不好听,但是至少不跑调,唱歌不难听

  之后中专就这么结束了,一直打工,网管、工作室代练,干了些不吃年龄的工作(毕竟还没成年啊…)

  之后补了大专学历,还是啥的,我也不知道拿什么毕业证

  只知道没有学位证书,因为学位英语考不过,只有30分的水平,又不想铤而走险,所以就放弃了

  英语天生就不适合我…因为我太喜欢中文了,我只愿意也只会用中文来思考,我觉得其他语言根本无法支撑我这个太阳的光辉

  我的英语垃圾到跟越前德华去港澳玩,澳门的一个外国姑娘在我旁边一直伊克斯Q死幂,半天我都没反应,还是用眼看到她,发觉我挡路了,才让开,而且连骚瑞都忘了说,给国人丢人了

  4

  之后是无休止的打工,先干的工作室,超级累,工资超低,都能猝死的那种,当时刚好周杰伦代言了某个游戏,那个游戏工作室非常赚钱,老板两台电脑,每天净赚100+,只需要我在那看着就好,当时

  是翠花还没回狗剩子身边的时候。天天工作室就我一人,我就打长途唱歌。

  之后翠花跟狗剩子殉情飞天,我就离开了伤心的工作室(扯啥犊子呢,工作室太累了,钱又少,老板都给自己赚的,所以才走)去工作室马路对面的网吧当网管(其实只是收银员)

  当时天天就两句话“重启一下”“换台机子”,这个职业病直到我不干了很久才好,当时跟朋友在网吧打LOLS2吧,记不清了,反正刚出未来战士皮肤,突然有人喊了一句“汪锅诶”(网管啊),我玩的

  好好的突然来了句“冲气椰霞着”(重启一下子),周围人都在看我

  之后有一天,让我内疚一生的姑娘出现了,叫徐晨(这名字也不少见,就不化名了),她手上还是脚上来着,有个铃铛,我当时那段时间眼镜坏了,正在打瞌睡,听到铃铛的声音,她突然就出现了,充

  了个黄钻(我有点理解鬼厉为什么一开始不愿意跟陆雪琪了,是我我也忘不掉碧瑶)她走了之后我立刻查记录,翻了她QQ,然后加了好友,开始追求,她应该算是我第一个主动追求的姑娘,虽然也不能

  说完全追到吧,她也算是良家妇女了,谈过的不多,有戒心,追了好久都没答应我,而我甚至全程都没看清过她长什么样子

  然后可怕的事发生了

  我当时有个三国杀的群,群里有个16岁的顶尖发达直辖市小女士(同理,我不觉得可以亲切的叫姑娘),因为我对女性态度比较暖,她吃不消了,就跟我表白了,她初恋,因为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弱者,

  第一次得到适龄女性的肯定,所以立刻跟已经有点松口的徐晨说咱们再见吧,徐晨也没有太生气,就删了我。

  这是我一生的痛,我内疚一辈子,然而这是我的人生巅峰,我人生第一次伤害了一个姑娘,而不是女性伤害我,应该也是最后一次了,因为一直内疚,所以我之后对女性就更温柔了,会原谅她们的一切

  5

  越前德华是个毒奶粉强者,大家用+17执行的时候(当然,也只是很多人喊喊而已),他用12黑光,大家用黑光的时候,他用13魔剑,一直走在时代的的前沿,现在也60W战斗力了

  他玩毒奶粉认识了对他最重要的女人,木之本阿库娅,不知道他们以前谈了多久了,不过双方都是“初”恋(嗯,就是那个意思),我17岁的时候,因为他在外地上学,我也挂学籍打工,所以很久没联

  系了,然而因为我早就成熟了,知道自己是什么,想要什么,想要做什么,所以不像正常的那样,断了联系,感情就淡了,人也变了。我和多少年不说话的朋友突然聊天,只要他不变,他们总会惊喜的

  发现,渡边汤姆一点都没变。

  他突然和我说,他回来了,他很痛苦,失恋了,因为异地恋太久,木之本阿库娅生气了,被学校的智障表白,没有拒绝,他要死了,他很痛苦。他身上也没钱去看她,因为家里好像还不知道谈恋爱的事

  ,毕竟没成年。我当时打工有点闲钱啊,二话不说立刻见面,买票,出发,当天下午就到了,然后给那男的一顿打,越前德华被打的在门口吐口水,男的很有素质,我们虽然是二打一,但他全程只打越

  前德华,之后木之本阿库娅回心转意,那男的败者食尘,自己走了,现在想想那男的也挺有素质,他失败的理由,就是惹怒了嗯…就是他不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不会帮他

  之后事情暂时解决了,木之本阿库娅回心转意,越前德华继续滚犊子去异地,然后我们两打算回家的时候,我突然文艺心发作,说就这么回去,这不是青春,我们去其他地方玩吧,下一辆最早的车到哪

  我们就去哪

  说完我突然发现几辆要发车的车中,正好有去顶尖发达直辖市的,出于私心,再加上去大城市玩玩也没毛病啊,我就怂恿越前德华跟我一起去玩了

  然而大城市就是不一样,小城市旅馆随便住,到了顶尖发达直辖市,我们两个弱智都没成年,没有身份证,根本不能住旅馆,我们步行穿过了半个顶尖发达直辖市吧,我记得走过三个区了都,什么长宁

  ,徐汇,闵行的,仿佛噩梦一般,鞋子报废了,鞋底只剩薄薄的一层,袜子露出整个脚后跟。我们那几天,在网吧睡,在澡堂睡,在出租车上睡

  我困到上车跟司机说随便开,开慢点,让我睡会

  记得是叫虎诚网吧来着?那里的女网管真是太热情,太温柔了,现在想想,就仿佛是我几大千叫来的服务一样,真的比回家还亲切

  最后走到一个不知道哪里的区,找了一个破旅馆,老板说你们去警察局开个证明就行了啊,不一定要身份证,然后我们两个有钱没地方花,还受苦的智障就去开了证明,开的时候老板过来说,要客满了

  ,你们那间还要不要,我们对视一眼,差点笑尿了,说不要,开完证明直接旁边格林豪泰大房间,进去先睡觉,困了三天三夜了都要,醒了才洗澡,差点一睡不起,真的幸福

  之后跟顶尖发达直辖市的女士见了一面,交流了一番,当时就觉得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回去之后大概一个月,果然出事了,妹子说被她家里人发现了来着,说找对象得至少月收入过万,因为她家全家都是如此,而且她之后还要出国,于是我就退群了

  当时的想法是赔了徐晨又折顶尖发达直辖市女士,真的亏了(怎么感觉我小时候是个渣男)

  再之后又是打工,成年了工资就高了,鬼龙院马克也回国玩了好几次

  在鬼龙院马克的怂恿下,染了红头发,因为他说外国华人一般都染,染了好看

  然后又在他的怂恿下,做了人生耻度最大的一件事,我和他穿着COS服去车站接越前德华回来,耻度真的大,令我窒息,而且鬼龙院马克非常坏,他穿的草薙京衣服,而我是八神庵…一路上只要不看他后

  背,跟正常穿衣服区别不是太大,而我…………….

  我TM甚至裤子上还有那条皮带垂着啊!!!!一路上吸收了多少异样的眼光

  还好当时“二次元”已经流行了,我的城市也好像有了漫展,不然真的是没法活了

  之后打工、过20岁、打工、把中专学历提高一下

  胡适之啊胡适之

  6

  因为我中间断了上学,所以后来反而和木之本阿库娅同一届,她跑来我和越前德华的城市上学,学画画,而越前德华去了外地上,他学会了抽烟,还学了句当地方言,酥酥抹布麻麻来着,一直想要教我

  之后就是我平时帮她提提东西、宿舍搬搬被子什么的,我人生的四次进入大学女生宿舍,都是拜她所赐,刺激的女大学生宿舍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比想像中最差的好,比最好的差

  他们又是继续异地…关于他们的事,因为多嘴不合适,以后不再提了,反正是分了

  之间木之本阿库娅突然问我有个联谊,你来不来

  我做了一个影响一生的错误决定,喜滋滋的去了

  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一眼,一生,见到了她的班长,喵公子

  她当时是短发,很短的那种(甚至就是相当于你对男性说“你竟然留了长头发”那种长度)我第一眼看到惊为天人,一眼就倾心了,倾到绝望为止

  后来发现她真的是天人,我只是个被重力束缚灵魂的地球人,根本不配跟她对话的

  加了好友,她热情,开朗,大方,活泼,女性有的细腻她有,还有豪迈的女汉子性格

  她不玩游戏,虽然以前抽过烟,也戒了

  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女性,让我窒息,从此之后我的心只为她跳

  因为当时人年轻,造型狂野,心年轻,人也浪,当时她们学校还有妹子搭讪我,说是不是以前见过我,你说你一个外地来上学的姑娘,为什么能见过我?因为心已经不在我自己身上了,当时的各种机遇

  我都选择了视而不见

  现在想想,也许是老天爷稍微心软了一下,给我数个机会,我没有珍惜

  甚至我一个智障邻居小孩把了个妹,见面之后妹子不满意他,反而一个劲的跟我聊天,还要加QQ,我都没有理那个妹子

  老天爷给了我无数次机会,我都没有珍惜

  虽然直到现在我也并不后悔,喜欢了就是喜欢了,虽然三四年没了,但是我不后悔

  她原本不玩任何游戏,对电脑也一窍不通,我觉得她应该是连正确关机都不会的,被她的室友们拉去玩农药,我为了更接近她,也玩了发誓不玩的农药,因为我任何游戏都是“封弊者”,我当时是心悦

  ,TX弹过广告给我,叫我玩农药,当时我觉得有LOL,玩个P的农药,这游戏不会火的。所以我永远的失去了艾琳,失去了能装逼的机会,而任何一个游戏我都是从第一次不删档就会玩的,农药是我放弃

  的游戏,哪怕之后农药的妹子比黑色玫瑰还多,还浪,我也没后悔过

  为了她我后悔了,玩了农药,天天求着她,想跟她一起玩

  然后她跟一个男的开黑,QQ都没有理我,我一人等了她两局,就看着聊天记录等

  她是个伪文艺少女,就是没那个性格,却有想要变成文艺少女的心,平时也会稍微假装看点什么,我就推荐了白夜行,毕竟有点私心,想要旁敲侧击一下,河野伸的歌发了,山田孝之版的资源也准备好

  了,书家里也老早就有

  然后她说以后有机会的,现在忙

  之后有一天突然说有个朋友推荐白夜行,她还买了书

  然而她已经忘了我,她说的并不是我

  我模模糊糊的猜想,也没有想去确定,我觉得应该是个帅哥罢

  因为女人不可能改变她的思想的

  我一直一直的追逐她,她也明确的表示不可能,我不够帅,这一点决定了一切,而且永远无法改变。连她上个男友都不如,谈了会被笑话的

  我还是一直一直的追逐她,跟她逛街,吃饭,买东西,春天,夏天,秋天,冬天

  每两三天晚上就从噩梦中惊醒,每次都是梦见我和她愉快的约会(无任何成人内容),然后出现一个不同的帅哥,我梦里并不能看清他们的脸,然后喵公子就离我而去

  约会玩的内容不一样,帅哥的衣服不一样,场景不一样,离开的方式不一样

  我也不明白,我是怎么做到持续两年,一星期至少两次的频率做这样的NTR噩梦

  真的重口味,可怕的我

  在夜里1-3点惊醒,然后一直难受,失眠

  后来她都快要离开这个城市了

  与噩梦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的现实,也快要梦醒了

  得到了当地每年惯例演唱会的票,带上了喵公子一起去看,人挤人的时候为了不走散,还摸到了她的肩带,感觉已经走到了人生巅峰

  可惜黄品源是个垃圾,唱了首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那个夏天过去了,到了秋天,已经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也没什么机会了

  在又一个夜里,又同样套路的噩梦,醒了之后我在绝望中删了她,然后跟童年最擅长的方式一样,选择哭累了睡着

  她是个万众宠爱的天后,从一开始就没有落在我的马背上,我为什么要梦见她?我配吗?

  所以我讨厌黄品源,你不说唱个今天你要嫁给我,唱个做我老婆好不好也可以啊,再不济,你TM唱个丁香花也行啊

  唱这个多不吉利?我一年后的秋天在街上突然听到这首歌

  才突然发现,我不受欢迎怎么想都是黄品源的错.jpg

  也许跟杨宗纬也有关系?我第一次听到洋葱,就喜欢这首歌

  而喵公子不吃洋葱,非常厌恶,吃了能吐的那种厌恶

  好了,就不瞎扯这些了,这几年就这样过去了

  我和女人的接触,也仅限于摸过肩带

  是的,我没写不是不好意思写,而是…

  好吧,确实是不好意思写,因为我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

  垃圾的我…

  本来有无数的话的,想想还是跳过去吧,多说无益

  7

  两年后,我本命年了

  我又做了错事,明明我渡边汤姆只想平静的生活,发誓这辈子不会再主动追求人了

  我都24岁了,竟然喜欢上了一个16岁的姑娘,就叫二丫吧,贴切,也不太难听

  她热情,开朗,大方,活泼,可爱,纯真,还有豪迈的女汉子性格,学画画的,不吃香菜,爱好COS,但是伪宅,第一个看的动画是SAO,平时只追剧,不看动漫的

  是的,我一开始觉得我是不是只是喜欢一个替代品

  然后发现不是,这个姑娘真的纯真善良,而且傻,真的傻,以后一定会吃亏的,而且她小小年纪,谈了6个对象,还觉得每一个都是真爱,也每一个都付出真心了

  她只跟男孩子一起玩,跟女生关系都不好

  我当时心就被刺穿了,我拨开灰烬,把残缺的冷却的心掏出来故作冷静假装帅气的丢给她,打算保护她呵护她引导她,不要再吃亏了,将来继续开开心心的天真下去,不好吗?

  不好喔

  她真的非常非常傻,傻到嫌弃我老,说了不可能,我还是放心不下她,希望她能好好学习,因为她不应该是缺爱的那种姑娘,不是说不早恋就活不下去的,明明都上了高中,明明都打算好好学习了,为

  什么,未来就突然不要了

  她跟了一个16岁的BOY,算是个二次元BOY,常去漫展,爱玩,会玩,什么都会玩的那种,也会撩妹,也谈过不少对象。不懂得关心她,爱护她,宁愿自己玩,也不一定会去陪她。

  然而她什么都不要,她不要BOY的任何付出,她只是单纯的喜欢他,不管他有什么缺点,她全部都明白,她就是喜欢

  你不陪我,我可以自己逃课去找你啊

  让我绝望,可能这就是真爱吧

  你撩了妹,我第一反应不是生气,而是想做个亲密的举动宣誓主权

  让我绝望,可能这就是真爱吧

  她说没做亲密举动的原因是我也在场,她不忍心刺激我

  我谢谢她的温柔,这可能是她对我最温柔的一次了

  让我窒息,浑身冰凉,血液也跟我一贯的懦夫行为一样,不知道逃跑去哪里了

  她和我约好出去吃饭,带了个朋友,是个GAY,两人聊了2小时,而且是学校话题,我丝毫听不懂谁是谁,全程跟我说了不超过十句话,她俩(用“她”两应该没毛病)走在一起,我就在后面跟着,我怀

  疑我突然走了,她也不会发现的

  我不理解我当时是个什么心情

  她毫不在意

  我相信如果是她的真爱BOY,半小时就会说有事先走了,然后自己跑去玩

  然而什么都没有意义,输了就是输了,她的真爱BOY做什么都没有问题

  她不需要BOY的任何付出,她就是喜欢他

  是的,我也曾年轻过,也自以为自己爱过,也看过身边的孩子们“爱”过,我明白,这种痴情,这种“真爱”,除了有权利开除她学籍的人,和能打她、控制她自由的监护人,其他没有人能够阻止的,

  何况只是弱小的我啊

  她问我,BOY跟她表白,答不答应,反复问了三次

  她说舍不得他,她就想跟他谈,哪怕暑假结束他就去外地上学

  我绝望了,她不明白,她怎么能跟我一直问这种问题呢?

  再优秀的老头,也不能问罗志祥,你妈妈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什么吧

  让我绝望

  我跟她说,答应吧,你心底已经有答案了,她又不忍心伤害我,说要不就这样吧

  但这已经是她第三次问我了,我如果继续叫她拒绝,还会有第十次的,因为她这么可爱,BOY也不会放弃的

  我绝望了,她是个恶魔

  明明她已经做了决定,却要弄得变成让我亲手把她推过去一样

  我赵寻欢一辈子没当过探花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也不是那种傻到变态的男人,觉得自己喜欢的人跟别人更合适,就放手(虽然龙某连“更合适”都算不上)

  因为我自信爱人疼人,不会输给任何人

  我也不相信其他男人能不能给什么幸福,我只相信我自己必然能让她幸福

  她有个习惯是只要分手,永不说话,哪怕那BOY长大后男大十八变,变成吴彦祖,家里突然中了几次500W,她也不会回头

  她不婊,只是傻,单纯,天真,不管她怎么嫌弃我,怎么刺激我,我和她说了什么她都听不懂,在我悲伤难过的时候,发笑哭的表情给我。我还是舍不得她,放不下她,想要照顾她

  她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也不懂爱情,当然,这个年纪也不会懂的

  只是我一直无法理解,她为什么要疯狂的谈对象,也从不拒绝男性(当然一眼就看出来垃圾、实在太差的,她还是会拒绝的)

  初次见面就能聊的很嗨,甚至只见过一次面的男性,第二天就私聊我问她的情况

  甚至我以为是朋友的人,会因为她而怼我

  不知道是不是不正常的人,身边的朋友也会不正常

  我把这事跟别人说了,大家的反应都是说我们不合适,不是一个类型的,三观不同,她不适合我,我不适合她

  竟然没有人喷我喜欢一个小我8岁的姑娘

  我自己都提心吊胆的,这TM是犯罪吧…

  我和二丫有个赌约,如果这个对象一年内分了,她就安心学习,不继续玩感情,直到上大学为止

  当时觉得稳的很,毕竟暑假结束就异地了

  然后我绝望了,她晕车,但她爱他

  我相信,她会主动逃课,坐车去找他的

  她一定能做到的,会做到的

  所以我绝望了

  我登她QQ把我拉进黑名单

  我一条24岁的老狗,为了一个16岁的姑娘伤心绝望哭泣

  0

  总之,是我的错,太弱小,太软弱

  没能成为每个女孩心中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我很抱歉

  没能踩着七彩祥云去接喵公子和二丫

  没能变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强者

  没能变成沾了身别人还留恋你的强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