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比赛里,投进绝杀球是怎样的体验?

2021年12月20日 0 Comments

一个绝杀的故事!

前篇

高中时候,我是个瘦弱寡言的男孩,1米65的个头,52kg的体重,瘦的跟猴一样。

因为瘦小,所以总是被人欺负,两千年左右的学校里,校园暴力广泛存在,我想那时候走过来的人都印象深刻。我就是那个在班里隐身,被忽视,被班里的霸王随时支使去买饭的角色。

在老师眼里,我也是个老实巴交学习成绩稍微靠前的学生。

自卑,懦弱,碌碌无为。

高一暑假的时候,我的哥哥跟我说,走,教你打篮球去,他是他们高中校队的主力PG

从此,我孤独的世界里多了一个朋友,篮球。

在整个高中三年里,只有要时间,我都会泡在篮球场上,或者去街区的野球场。

我家不远有一个路灯映衬下的球场,整个暑假,寒假,晚上,在那里不停的练习,投篮,上篮,突破,运球。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与篮球在一起我才感觉到快乐。

然而在学校,还是朋友很少,却因为我学习成绩的提高(班里前十),而且大家也都慢慢长大了,也没有人欺负我了,在学校习惯独来独往的我也很少跟班里男生打篮球,反倒是在路边的街球场找到不少朋友。

高中毕业,也不知道我是打篮球的缘故还是自身发育,我从一米65窜到了1米82,从52kg涨到了65kg。

高中三年,就像一把蛰伏的利剑,逐渐锋利。(这是后话)

我们学校是省高校冠军,学校主力PG跟我在野球场打过一次,嗯,5比4,他输。那已经是快高考的时候了。我那时候只知道我哥哥斗牛再也打不过我了。高中毕业暑假,我参加了市里的3v3篮球赛,结果四强的时候受伤了,韧带撕裂,嗯,就是这样。另外说一句,那年我们队的中锋后来被辽宁男篮选中了,再后来不知道了。

这是前篇。综上所述,现在觉得,我当时的篮球水平也许是接近高校顶级水平的,阅读比赛能力强,传球视野开阔,三分球无人盯防大概十中七八左右。三秒区跳投基本必中,能背身单打,但是体型所限还是比较吃亏的。小勾手和抛投都是后来看录像学会的。野路子多,常年混迹于街球区。

中篇

上了大学之后,因为受伤的缘故,军训时都是在树荫底下过的,宿舍里的兄弟都是比较老实的,大学里也没有谁看不起谁,但我潜意识里依然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然而,故事到了这里转折。

我喜欢上了班里一个马尾辫女孩,干净的白裙子,白净的肌肤,一着急小脸憋得通红,他们叫她“然然”,她喜欢《灌篮高手》,她喜欢流川枫。

宿舍和班里的男生也大多喜欢打篮球,我也开始和他们一起打球,因为脚伤没有痊愈,加上不敢跑动,所以我只是在外线放放三分,站着投投篮。在班里男生的印象里,我是个沉默不爱说话但是投篮很准的男生。

后来第一学期过了两个月左右,迎来了每年一度的全校篮球比赛,13个系争夺冠军,我们系是文法系,女生多男生少,历来也是体育方面的弱项。然而我们宿舍老大(也是我们班长)在篮球比赛的名单上把我也给报上去了。因为实在是,没人。我们系两个1米9以上的中锋,一个半职业足球运动员因为体力好反应快身体素质过硬拉上来当小前,两个后卫都是水平很一般一打比赛就紧张的主儿。外加两个替补,包括我。

然而,她出现在了篮球场边,因为篮球队的后勤是由各系自行解决,她作为系学生会生活部的成员,也就承担起了给我们倒水递毛巾的工作。

在我的眼里,她就是晴子。

前两场比赛,我依然打着酱油,投几个篮,因为对受伤的恐惧,一直不敢跑动,受过伤的人都明白。而她,在场边,拼命的鼓掌,加油。下场时,接到她递过来的水,迟迟的不喝,那时候觉得自己傻的可以。

前两场抽签命好,抽到了英语系和信科系,一个男生比我们还稀少,一个都是打游戏的宅男,我们这边两大中锋和足球猛将三板斧一上,居然让我们狗屎运一路打到了四强。这是本系前所未有的好成绩,乐得我们系主任合不拢嘴、、

四强战,对工程系。

工程系,第一大系将近千人,上届冠军,上上届冠军,上上上届冠军。队里三个校队主力。

嗯,这真是喜(wu)闻(bi)乐(bei)见(cui)的故事。

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们系,但是,全系400多人将近一半多都来现场了,给了我们很大鼓励,

然并卵。

上半场就被打爆了,55比28。无论是速度,经验,还是配合,都被完爆,对面打挡拆,打突分,打区域联防,有模有样,我们这边则是各种失误,被抢断,被盖帽,被打二加一。更不幸的是,我们的主力PG半场结束前扭伤了,只能退场。你们要问答主在哪里?偷了三个三分外加一个二分,也就是说,28分我拿了11分。然而整个上半场我跑动不多,这也为下半场埋下了伏笔。

嗯,你们期待的答主时刻到了。

半场时,我们这边甚至拿不出一个能带球过半场的人,场边休息的时候,大家在争论着谁来带球组织进攻,谁也不愿意面对对面那两个校队级别的后卫。

就在我旁边,她说,怎么办呀,我们没后卫了,除非有奇迹。我至今忘不了她当时的眼神,带着一点点绝望和懊恼。

不知怎么的,我脑子短路一般,

我来吧,下半场把球给我。

她看着我,我看到了一点点希望,是的,只是一点点。

其实,经过上半场的试探,我知道这两个校队级别的后卫对我来说是没有威胁的,但是只有我知道。

背身单打,硬吃,后撤步跳投,接球后仰跳投,外线运球直接三分,假动作晃人之后打时间差,小吃大二加一,突破分球,底线三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把我三年所学的所有技术全部展现出来,就像一把磨了三年的剑,已出鞘。

只为了她眼中那小小的,希望。

从不太相信到围着我来打,只用了一节时间,工程系的队员面对我这个似乎是从天而降的人一时间不知所措,被我一个人带领下连追了22分。

三节结束,64比55

湘北对山王的比赛,似乎也是这么个比分。

当我被对面中锋直接撞飞之后,我看到她焦急的跑过来,问我怎么样,我当时告诉自己,一定要赢,一定要赢,一定要赢。

比赛还有最后一分钟,78比72,落后六分。

下场休息的时候,她对我说,加油,全看你的啦。

当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了,上篮时候感觉脚底踩着棉花,投篮手型也变形了。

我跟队友说,我就站在对面半场,你们放投不放突,突破直接犯规。

对面果然没有打内线,我们中锋抢到篮板直接长传给我,三分线外,赌命一样的三分,球进!

75比78

还有40多秒。

对面内线上篮没进,我们这边后卫上篮造了一个犯规,罚球,二中一。

76比78

还有30秒左右。

对面球权

全场紧逼

工程系耗时间,最后几秒出手,球没进,我方篮板!

还有7秒

76比78

心脏扑腾扑腾的狂跳,整个人像是被包裹在热气里面。

界外高抛球,接球,运球,撤步。

一个高抛物线的三分。

投完那一刻,身上所有的力气似乎都被这一球抽空了。耳鸣的声音环绕着我,似乎世界就此安静

一直保持着手型,无数次的练习,这一球,就像是无数的练习的一样。

鸦雀无声!

球进!

绝杀!

比赛结束!

全场沸腾!

后篇

进球之后,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好像整个人没在这个星球上一样,直到被队友围过来抱住的时候才降落回来。我甚至不敢相信,我们赢了。

后来,文法系破天荒的怼死了工程系,成为那一年的一大奇闻,我拿下45分。决赛又破天荒的击败了财旅系,成为建系30年第一次篮球夺冠。

后来,我成为了文法系的英雄,也逐渐的摆脱了自卑的阴影,变得乐观开朗,主动积极。

后来,我成为了这个系第三十一任系主席。

后来,我成为了她的流川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