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2022年1月9日 0 Comments

  作者原创

  1979年2月17日打响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为了祖国西南边疆的安全和稳定,不得已采取的自卫反击战。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中越两国军队在老山、者阴山等地区又相继爆发边界冲突,中国军队成功进行了“两山”作战,以血肉之躯捍卫了祖国的尊严,为人民解放军的光辉历史又增添了浓重的一笔。荣立一等功的原67军199师代理排长、神枪手王爱新,就是他们中的一个突出代表。

  梦想照进了现实

  “爸爸,这几天乡武装部征兵,我想去报名!”1982年9月下旬的一天晚上,刚吃过晚饭,山东省定陶县王双楼乡王双楼村的适龄青年王爱新,猛不丁地给父亲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要去当兵,你不要命了?!不行,我不同意!”父亲的话“斩钉截铁”,在这个两子一女的五口之家,大主意一向都是他这个做父亲的来拿,三个孩子在他面前很少敢说个“不”字。

  “我喜欢当兵!”王爱新给父亲顶起了嘴。

  “你爸不同意是好意。国家前两年刚同越南打了一仗,咱前村一个村就牺牲了两个当兵的,听说越南现在还老是在边境上找茬,你会不知道?”过去,只要王爱新同爸爸有分歧,妈妈一般都给儿子“帮腔”,而这一次,妈妈明显同爸爸结成了“统一战线”。

  “打仗我不怕,年轻人就应该锻炼锻炼,长长胆识……”王爱新“缠磨”了半天,爸爸妈妈仍然不同意。

  “不用你们不同意,我自有办法!”王爱新灵机一动,主动“撤兵”,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爸爸喊他起床,他不起;妈妈喊他吃早饭,他也不吃……三天不过,爸爸妈妈就坚守不住“阵地”了,对他说:“你想去报名就去吧,如果体检过不了关,那我们就没有办法了。”

  他们的话音刚落,王爱新就“腾地”从床上蹦了下来,一溜小跑赶到了乡武装部。这时,征兵报名工作结束了,已经进入了初检阶段。乡武装部的同志对他说:“小伙子,今年就不要去了,等下一年吧!”恰巧,这天主持初检工作的乡卫生院医生王瑞钦认识王爱新,就对乡武装部的同志说:“这个小伙子我敢担保,绝对是棵好苗子,让他试试吧!”

  结果,乡里初检和县里的正式体检,王爱新都全部合格,接着政审也是“一路绿灯”,顺利地被确定为67军199师的预征对象。

  部队接兵干部王衍效家访时,为考验王爱新,故意“吓唬”他说:“当兵是会打仗的,咱们这支部队晚两年说不定就会拉到云南前线去!”

  王爱新的胸脯一挺:“打仗就打仗,谁怕谁?”王衍效拍了拍他的肩膀,高兴地笑了。

  王双楼村老支书陈丕兰听说王爱新要去参军了,专门找到他,一遍遍叮嘱道:“孩子,到部队后一定好好干,不能给咱们村和定陶县丢人,将来要是真上了前线,决不能给咱们中国人丢人!”老支书的话,王爱新牢牢记在了心里。

  当年10月,王爱新胸戴大红花,辞别泪眼婆娑的二老和寄予厚望的乡亲,来到山东青州市部队驻地,成为67军199师的一名新兵。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王爱新被分到595团高射机枪连(简称高机连)。听说将成为一名机枪射手,王爱新高兴的一下跳了起来,甚至不顾触犯军纪的危险,给了临近一名要好战友一拳。他小时候最爱看战斗故事片了,最羡慕的就是机枪射手,端着机枪一阵“哒哒哒”,敌人在他面前成片成片的倒下,那可真叫个爽啊!他不止一次在梦中成为一名百发百中的机枪手,如今美梦成真,他怎么能不激动呢?!

  连长也被率真的王爱新逗笑了,特意对他说:“机枪手是很爽,前提是必须苦练杀敌本领,要成为一名神枪手,如果技术不过硬,到了战场恐怕就会成为敌人的活靶子!”

  “请连长放心,我一定会成为神枪手的!”王爱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当时,该连装配的是58式14.5毫米双联高射机枪,仿制于苏联ZPU-2高射机枪。该枪1958年定型,由2挺56式14.5高机枪身、58式四联高机瞄准镜和两轮枪架组成,理论射速1200发/分钟,战斗射速300发/分钟,高射有效射程2000米,平射有效射程1000米。该枪火力凶猛,对付地面上无防护目标时杀伤力恐怖,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屡试不爽。另外,这种机枪完全采用人的肉眼瞄准,没有激光和雷达等信号,射击毫无征兆,敌人没有办法干扰。

  从此,王爱新每天除了站岗和体能训练,其他的时间,脑子中都被“高射机枪”这四个字装的满满的。上机枪训练课时就更不用说了,全班唯一的一挺机枪老是被他“占为己有”,还老是缠着教官问着问那。

  一天,他在吃饭时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该机枪理论射速1200发/分钟,战斗射速却只有300发/分钟,为什么理论射速和实际战斗射速差这么多?他百思不得其解,就问身边的战友,大家都是新手,也都不知道,有人说,不过就是两个不同的数字罢了,懂不懂没关系。王爱新却认为,学杀敌本领来不得半点一知半解。饭后,他利用休息的短暂时间,立即去请教教官。教官告诉他,理论射速其实就是枪械自动机的纯粹的自动循环速度,别的不考虑。理论射速都是理想条件下,连续射击射不间断,弹药无限,枪管不热,一般不可能实现;而战斗射速要包含更换枪管和弹药箱的时间,以及转移阵地的时间,等等。因此,战斗射速一般要远远低于理论射速。脑子中的“?”没了,王爱新高兴地给教官扮了个鬼脸。教官也被王爱新的勤思好学所感动,自此也时不时给他“开开小灶”。

  正是凭着这股子钻劲,王爱新成为全连新兵中第一个会熟练掌握高射机枪射击本领的人。之后,他的射击技术甚至不断超越许多老兵,1983年底,他被团里授予“神枪手”称号。1984年3月,他被团里选送到师教导队深造6个月,同年9月结业后,被任命为四班班长。1985年1月15日,他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把战争扛在肩上

  边关军情紧,部队轮战急。

  1979年较大规模的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虽然结束了,但祖国南疆的硝烟并未散去,越南仍然在中越边境不断挑衅。1984年,中越两国军队在老山、者阴山等地区又相继爆发边界冲突,中共中央军委为了锻炼部队,决定抽调七大军区的部分主力轮流赴“两山”作战。1985年3月,奉中央军委命令,建制隶属济南军区的67军来到硝烟弥漫的老山前线,参加了对越防御作战。

  部队要打仗了,王爱新向其他许多战士一样,心情起初五味杂陈。他既痛恨“小霸王”在中国边境屡生战端,渴望杀敌报国,同时又对即将到来的战地生活有一种莫名的焦虑和不确定性。这时候,老支书陈丕兰的话又在他的耳边响起:“要是真上了前线,决不能给咱们中国人丢人!”于是,他在自己的日记中写到:放心吧,老支书,我这个“神枪手”绝不是吃素的,谁给中国人丢脸,谁是王八蛋!

  3月22日,部队在云南省砚山地区集结,王爱新所在的髙机连驻在了一座废弃的农场,开始进行紧张的临战动员和训练。王爱新对班里的同志们说:“只有平时多流汗,才能战时少流血。”那些天,他每天天不亮就会第一个起床,模拟战场情景,一遍遍练习夜间射击、抵近射击,并学习如何热带丛林中如何发现敌人,保存自己。

  训练的劳累倒不怕,当地恶劣的气候环境倒让王爱新和战友们吃足了苦头。当地潮湿多雨不说,最烦人的还是“战斗力极强”的黑蚊子。特别晚上睡觉时,张牙舞爪的蚊子一会儿就会叮满战士们的全身。王爱新把一整盒的风油精都抹在身上,都不管用,只好用双层床单把整个身子都裹了个严严实实。尽管这样,第二天早晨醒来时,身上仍会被叮出片片血泡。

  5月17日,199师接防了前沿阵地,部队正式进入战时状态。王爱新和战友们都憋足了一股劲:训练了这么长时间,可该咱们的重机枪“亮亮相”了。

  不料,事与愿违,王爱新所属的二排被上级暂时安排为“军工排”。我军的军工,当时特指担任火线运输任务的官兵。中越边境前线的情况比较特殊,道路非常复杂,还有敌人炮火的封锁。汽车开不上来,连骡马这种大牲口也无法使用。前线需要的粮食、水、罐头、燃料、建筑材料、弹药、医疗品,需要送下去的伤员或者烈士遗体,都必须依靠军工的一双肩膀扛上来、运下去。

  这么一来,战士们的劲儿立刻消了大半。大伙都说:“咱们拼死拼活训练了这长时间,难道就是来扛弹药的吗?这不是用高射炮打蚊子吗?”连排干部察觉出战士们的情绪,对同志们说:“军工虽不参战,却有着极大的作用。没有军工,我军是无法作战的。”统一了大家的思想认识后,王爱新代表全班郑重表了态:“不就是扛扛弹药吗?我们班保证完成任务!”

  然而,现实要远比王爱新的想象残酷的多。当时,前线战事频繁,我军的给养需求量非常大,一切都必须军工用肩膀扛上抬下。小件的东西还好办,大件的都要由他们拆开,再扛上去。阵地各处都是腐烂的越军死尸,散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尸臭虽难闻,但对于王爱新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他们不怕脏和苦,就怕敌人的炮击和无处不在的地雷。

  在老山前线,军工队员们的危险系数与前沿阵地的战士们几乎是一样的。背负沉重的给养行进在崎岖和弹坑密布的羊肠山道上,体力消耗极大不说,越军的炮弹还不时落下,路上更是布满地雷。因为越军也明白补给线就是生命线的道理,有时他们的火力和特工就专打我军的军工队,许多战友就这样倒在了运送给养的路上。因此,军内曾流传这样一个说法:累不累,看看老山军工队;怕不怕,看老山军工胆量有多大。

  当时,王爱新他们每次上下阵地几乎都是上坡时四肢并用,下坡时连滚带爬。一来是因为地形陡峭又是雨季湿滑,二来是这样通过的速度快,生存的机会自然就大。当时不管是干部还是战士,大家都是如此,哪里还顾得上身上是否滚满泥巴、衣服有没有划破。

  一天深夜,电闪雷鸣,王爱新带领本班的8名军工队员冒雨紧急向前线运送弹药,每人都背着沉重的弹药箱,他带队走在最前面。军工队在老山崎岖的山路间需要攀爬各种陡坡,最讨厌的就是下雨,队员们形容雨一浇坡跟让油淋过一样,极难攀爬。前面又出现了一处陡坡,王爱新背着两箱手榴弹先爬上去,再伸手将后面的军工战友一个一个拉上来。拉到第五个时,因坡太滑,王爱新突然失足滑了下去。而下面就是越军布设的雷区。王爱新一个侧身,死命抓住了旁边一根电话线。他的身子终于停住下滑,停在了离雷区只有不到几米的地方。然后,王爱新跪着一步一步又爬了上来,两个膝盖全磨破出血。接着,全班还是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前进,终于将弹药送上前沿阵地,完成了任务。

  王爱新他们班遇到的最危险的一次,是1985年6月初向前沿阵地运送子弹。走着走着,越军开始炮击了,几发炮弹先后在他们的周围十多米处爆炸,所幸大家躲闪及时,没有出现伤亡。大家继续前进时,一发炮弹突然落在了大家中间,距王爱新的左边甚至还不到1米。这时,王爱新和大家再躲避显然已经来不及了。万幸的是,这是一发臭弹,王爱新抹了一把交织在脸上的热汗和雨水,带领大家继续前进了。

  一天深夜凌晨1点,越军向我军前沿阵地连续进行炮击,2排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要他们抽调部分骨干上前沿阵地抢运伤员。这时,排长已身负轻伤,他正准备带队出发,王爱新站了出来,对排长说:“你负伤了 ,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得到排长的允许后,他转身对全排的战友们说:“是共产党员的,跟我上”。该排15名共产党员尽管已经连续拼搏了10多个小时,但一个个仍然义无反顾地随王爱新冲了上去。

  漆黑的夜色中,越军用4挺轻重机枪封锁了整个通道。子弹密得像网,王爱新他们被压制在一块凹地里难以抬头。危急时刻,前沿哨位上的战士们引开了越军的部分火力。军工队员们迅速跃起,匍匐,跃进,滚进,以最快速度向哨位接近,将伤员抬上了担架。

  这时越军的火力再度增强,军工队员们冒着漫天的子弹抬着担架往下撤运。为了让担架保持平衡,减少伤员痛苦,上坡时跪着挪动,下坡时将担架高高举起,终于成功撤下了伤员。

  整个“两山轮战”期间,军工队员们这样的英雄时刻数不胜数。后来,他们被称作“老山骆驼”,他们无愧于这一光荣称号!

  .是金子早晚会放光

  1985年8月,王爱新随部队撤回后方作短暂休整。期间,王爱新和战友们没有顾得上好好休息,重新操练起了久违的58式14.5毫米双联高射机枪。他们在前线经过了三个月的生死考验,人人都切身体会到了平时多流汗、才能战时少流血的道理,人人抓紧时间刻苦训练,比其他的班要多下许多工夫,军事技术又都有了飞速提高。

  10月中旬,595团再次开上了前线。这一次,王爱新和全班战士向上级多次递交请战书,坚决要求上第一线杀敌。终于,上级将一处重机枪阵地交给了王爱新他们班,英雄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战士们闻讯一个个都禁不住欢呼雀跃起来。

  战前进行动员时,团首长到各连看望了指战员。来到王爱新他们排时(王爱新此时已是代理2排排长),团首长知道王爱新是个神枪手,就特意走到他面前笑着说:“要打仗了,就看你的了。”王爱新非常激动,身体一挺说道:“请首长放心,要打敌人的眼睛,绝不打他们的鼻子。我的高射机枪决不是摆设,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王爱新之所以这么自信,一是得益于自己和全排过硬的射击技术,二是得益于配备的58式双联装14.5毫米高射机枪确实有“万夫不当之勇”。当过兵的人都知道,两军争锋,短兵相接的是步兵,步兵的搏杀要比其他兵种都直接,为此也更惨烈。在步兵的武器当中,最要命的就是机枪了。早在一战战场,机枪就被冠以“绞肉机”的名号。曾有位老兵讲过:战场上催命的,火炮算一个,但真要你命的还是机枪。战场上经常有这样的情况,一顿猛烈的炮击后,士兵们纷纷从掩体里钻出来。除了耳朵嘤嘤作响,身上毫发无损,抄起枪就能和敌人干!机枪就不然了。机枪射手可是一直瞄着你呢!子弹发发追着人走,一发子弹就会让人瞬间丧失战斗力。因此,军中才流行这样一句话“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

  笔者梳理史料发现,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中国军队使用的很多常规武器不如越南。因为当时中国处于刚结束十年动乱的困难时期,而越南依靠苏联又获得了大量先进武器武器支援,因此解放军的武器除了火炮和坦克之外并不占优。虽然如此,仍有一款国产武器在当时的环境中脱颖而出,深受解放军一线官兵喜爱,就是不务正业的高射机枪——58式双联装14.5毫米高射机枪。

  1979年2月21日6时,中越两国军队边境激战正酣。越军利用一坚固碉堡负隅顽抗,我军将14.5mm双联高射机枪部署在堡垒东侧1000米处占领阵地,直接以平射压制越军碉堡,由于射程远,精度高,而在此距离上越南基本没有什么武器可以威胁到我军机枪阵地,因此高机一开火,就迅速压制了越军碉堡的火力,步兵立即发起冲锋歼灭了越军。随后,这种战法被总结推广。我军士兵对这种机枪十分喜爱,为其起了一个“铁扫帚”的绰号。

  1985年10月的一个晚上,王爱新所在的高机连二排,在副连长徐建新和他的带领下,奉命驻守八里河东山偏马火力队高射机枪阵地,负责支援和帮助前沿歩兵部队对我军阵地的防御和给后方的炮兵部队指示目标的任务。

  为出色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王爱新亲自担任主机枪手,他利用战斗间隙认真细致地对前沿敌我双方阵地的地形和方位用高射机枪的射击诸元一一标注并详细记录,以便战斗打响时不论白天黑夜都能打的准,打的狠。在驻守阵地的四个多月的时间里,全排共参加大小战斗200多次,为炮兵指示目标500多次,全排无一人伤亡,出色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

  越军视王爱新他们排的高机阵地为眼中钉,多次想方设法要端掉这一阵地。他们多次利用几个炮阵地的炮火,对该阵地进行轮番轰炸,并使用10多枚反坦克导弹对该阵地进行打击,但由于该阵地布置合理,越军的企图始终未能得逞。

  1986年1月28日,王爱新他们排奉命参加代号为“盾牌一号”战斗,对越军占领的167高地实施拨点作战。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在战斗打响后封锁越军一号公路和周边阵地上的越军增援部队,并在战斗结束后掩护我军撤退。7时整,战斗准时打响,越军从周围几个阵地疯狂向167高地进行增援。王爱新就利用双管高射机枪以每秒15-20发子弹的强大火力向敌人猛烈扫射,供弹箱被越军的炮火炸毁了,他就用人拿着弹链进行送弹,枪管打红了,他就利用六个枪管轮换进行射击,打的越军寸步难行。我军突击部队终于顺利控制了167高地,全歼167高地之敌,并击退了越军的多次反扑。

  11时50分,王爱新接到掩护我军突击部队撤出阵地的命令。当时由于前沿阵地硝烟弥漫,军、师、团观察所都无法对敌人目标进行观察,无法实施有效打击,我军突击部队被越军周边几个高地上的火力点封锁住,无法撤回,王爱新也只能利用平时所记录的方位来判断敌我阵地进行射击。

  突然,他发现右前方一个火光在不停地闪动,凭经验判断像是一挺机枪在射击,但无法确点,他只能请示观察所,但观察所也无法看到,无奈他迅速调整机枪诸元,准确锁定目标,根据平时的记录,确定是从越军控制的无名二高地发出的。这挺机枪正在封锁我突击队的撤退路线,他果断射击,一个点射打过去,目标消失了,但几分钟目标又出现了,他连续几个点射,目标终于彻底消失了。不久,我军突击队在炮火的掩护下,交替撤至出发阵地。

  这天,经过八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仅王爱新一挺高射机枪就消耗弹药16000多发,击毙敌人15人,火力点1个,给炮兵部队提供了准确的射击目标,为战斗最后的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战后,王爱新被授予“一等功臣”。

  另外,199师有700多个班以上单位和4780名个人荣立战功。其中步兵595团荣立集体一等功,加上当年在援朝战争中荣立的集体大功一次,从此享有“双大功团”的美誉,辉耀军史。

  “走进农行再创辉煌

  1986年10月,王爱新由于家庭原因,放弃保送去军校深造的机会,退伍回到家乡,凭借立下的战功,本来有较好工作令他选择,但他没有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

  说的最多的话是,服从党组织的安排,服从国家的需要。当时,定陶农行分设组建不久,安全保卫工作薄弱,急需保卫干部。王爱新听说后,提出愿到农行安全保卫岗位再立新功。党组织答应了他的要求,次年他被安置到定陶县农业银行保卫科,他干一行,爱一行,在岗尽责、守土有责、为岗履职,多次到农业银行的基层网点深入调查,了解基层安全需求,掌握薄弱环节,根据农行安全保卫的实际需要,提出了许多改进意见,配备了安全保卫器材,让全行安全保卫工作做到了警钟长鸣、持续不断。王爱新同志突出的表现、负责的态度、积极奉献的精神,得到农行党组织的认可,他很快就被提拔为保卫科副科长,这为他更好的发挥自身作用提供了更广阔的平台,他心系安全保卫工作,情牵国家财产安全。多次起草了安全保卫工作文件、抓典型、树标兵、严惩对安全保卫工作敷衍了事、不负责的人和事,让全员把安全保卫工作抓在手上、放在心上,落实到具体的行动上,更加有效地避免了不安全事故的发生。致使定陶县农行连续10年被山东省分行表彰为安全保卫先进单位。被省政府授予“综合治理先进集体”。

  他个人也在1993年被菏泽地区公安处记三等功一次。连年被公安机关授予“安全保卫先进个人”。他还利用在部队从事新闻写作的基础,利用业余时间撰写新闻稿件。他用锐敏的眼光,细致的心灵、不同的视角、详情观察身边涌现的新奇葩,用多样笔法撰写出一批批有数量、有份量的新闻稿件,曾在《大众日报》、《经济日报》、《经济信息报》、《山东国防报》等中央、省级以上新闻单位发表稿件600多篇。连续被省、市评为优秀通讯报道员。

  (王贞勤、王克启)

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鲁西南走出来的老山英雄——记神枪手、国家一等功臣王爱新的事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